柳州站
2020 TBD
了解更多
曲靖站
2018IRONMAN 70.3将于8月27日举行
了解更多
重庆站
2018IRONMAN 70.3将于9月23日举行
了解更多
合肥站
2017IRONMAN 70.3将于10月22日举行
了解更多
上海站
2019IRONMAN 70.3将于10月21日举行
了解更多
厦门站
2019IRONMAN 70.3将于11月10日举行
了解更多
国际赛事
国际赛事
了解更多
西安站
2019IRONMAN 70.3将于9月15日举行
了解更多
张钒

【KONA传奇】中国IRONMAN世锦赛第一人

  自从1978年,IRONMAN在夏威夷诞生以来,已经有数以万计的运动员完成了这一极限耐力赛事。近些年,随着中国铁三运动的不断发展,以及2015年万达收购WTC后在中国对IRONMAN赛事的大力推广,中国完成IRONMAN赛事的选手呈现出井喷式增长的态势。欲先知其理、必先明其史,谁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完成IRONMAN赛事的第一人呢?从今天起,IRONMAN就分三期带广大铁友走进张钒先生的传奇铁人人生。

 

  早在1995年,在美国留学的张钒先生就以12小时14分48秒的优异成绩完成了IRONMAN KONA世锦赛,(游泳1小时20分,骑车7小时14分,跑步3小时30分),当时排名776,属于KONA世锦赛中相当优异的成绩。常言道,非凡的成就来源于非凡的天赋和后天的勤奋。张钒先生早在国内求学阶段(北大附中及北京大学化学系)就表现出独特的运动天赋和吃苦能力。

一、长跑运动员与朦胧的铁人梦

  实际上,张钒先生早在北大附中学习阶段就非常热爱长跑,那时候作为住校生, 他经常一早和几个同学从北京黄庄(北大附中所在地)跑到白石桥往返(全程距离约8公里)。学校统一组织的冬季象征性越野长跑, 他也是经常拿满小红旗的排头兵,在同学中也属于成绩非常好的,因此也就入选了中学长跑队。考入北京大学后,张钒先生显著的跑步天赋很快显现出来,在新生运动会上一举夺得1500米冠军和800米亚军,从而被选入北大中长跑/越野队并但任了一届队长。 他也好几次代表北大参加过北京市高校运动会,尽管对手中有专业运动队退役运动员,他仍然能够取得第七、第八名的成绩,并成功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标准。

  也正是这段参加北京高校运动会的经历,偶然间在张钒先生心中播下了IRONMAN的种子。为准备1983年高校运动会,北大组织学校运动员集训。集训期间,张钒先生偶然看到央视在播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夏威夷铁人纪录片,当看到选手要游3.8公里,骑180公里然后再跑个马拉松时,他不由得发出了每一个刚接触这项运动的人都会发出的感慨:“还有人做这样的自杀性运动?”虽然十分惊愕,但IRONMAN留给张钒先生的印象很深,心里觉得如果将来有条件也试试, 可以说埋下十几年后壮举的种子。

二、来到美国与初尝铁三

  虽然这部纪录片留给张钒先生的印象很深,但也仅仅是知道了铁人三项运动,知道了在夏威夷举办的长距离铁人赛事。毕竟,那时候的国人基本还处在骑着永久、飞鸽、凤凰上学上下班的阶段,对180公里自行车赛本身还知之甚少, 更何况还要搭上个3.8公里公开水域游泳,再用马拉松压轴!以至于1988年,张先生留学美国也没有实质性开展铁三专项训练。但是,热爱运动的他,一直坚持踢足球、打排球、打网球,经常没事就去跑个万米,继续保持了良好的身体状态。

  直到1991年,张钒先生一名同在密歇根的大学同学开始练铁人三项,劝说他这么好的身体条件,不练铁三浪费了,于是张先生从他手上先买了一辆价值300美金的二手山地车,开始摸索训练。 更于1992年在药厂实习时用720美元买了另一辆公路车, 这在当时超过了张先生花500美金买到的二手汽车,成为他最值钱的财产。紧接着,张先生就参加了当地的骑跑两项赛。然后,在1993年6月,张先生第一次参加了当地真正意义的铁人三项,据张先生回忆当时也比较“菜”,只能用蛙泳完赛。但是从那时候开始,就觉得这项运动挺适合他,不像单纯跑步那么枯燥,之后,张先生又参加了其他几次标铁距离的铁三赛事和路跑, 并且越跑越长:用他自己的话: 小学跑200-400米,中学800-1500米,到大学最长也就是3000米而已,现在开始跑10英里到20公里了!

三、波士顿马拉松与KONA邀请

  1995年,正值波士顿马拉松100周年前1年,张先生感觉机会难得,很想拼一下参加波马,练了两个月后于是在当年5月参加了克利夫兰马拉松,并以2小时57分31秒的成绩完赛,一下子就取得了去波士顿比赛的资格(当时张钒先生所在年龄组的成绩门槛是3小时10分)。取得波马资格后,张先生转念一想,用这个成绩能够申请参加KONA夏威夷铁人资格吗?于是斗胆就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本人是唯一在美国练铁人三项的中国人,最近刚波士顿马拉松取得资格,希望能代表中国参加夏威夷铁人三项赛。当时,他并没有抱有任何幻想,只是想碰碰运气。不料,刚刚过了两周,WTC就给张先生回信了,并表示非常欢迎他参赛。当真正敲开KONA之门时,张先生又有些犹豫,当时他还是个学生,而且还在做博士毕业论文,时间和经济上都不够自由。

  于是,他就征求几个朋友的意见,朋友说应该去试试,当时参加KONA的人不像现在这样火爆,有些标铁资格赛成绩好就能晋级去夏威夷。当张先生把相关资料寄送到WTC不久,报名表就寄来了,但建议提前一个星期抵达夏威夷适应环境,而且报名费需要245美元,再算上飞机票,租车、一星期住宿、托运等费用大概需要3000美元,这对于还是穷学生的张先生来说还是挺高的。正在再次犹豫之际,国内外的同学和朋友纷纷鼓励张先生,表示从来就没听说过有中国人去比参加这种比赛,包括张先生的密西根大学留学生学者联合会、他的高中和大学同学们, 甚至素不相识的中餐馆和中国杂货店老板,都慷慨解囊,筹集了大概有了4000美元。得到亲友大力支持鼓励的张先生,坚定了参赛的信念,开始了紧张的备赛训练。

四、紧张备赛与摸着石头过河

  当时,还没有现在这样丰富的铁三训练资源,特别是对于还是学生的张先生来说,真是既没有经验、也没有理论,连一起愿意进行长距离训练的队友都十分难找。张先生只好是一边看书籍杂志,一边自己实际摸索。由于还要准备毕业论文,他就真得从石头缝里挤时间训练,一般是早上去游泳,白天在学校做实验,等把试验样品放到仪器上去,在等待结果数据的3-4个小时里去骑一圈车,傍晚再去跑个17英里(28公里),通过两个月魔鬼式的训练,张先生越来越有信心。

  张先生拿到上文提到的捐款后,对他那辆二手公路车车稍微改进了一下,换了个全碳坐垫,换了个像样轻便的锁鞋,又换了一个破风车把,因为当时碳的东西很少,全碳车更是没听说过,所以车辆基本是铝和碳拼接起来的,拿着这样的装备他又骑了几次100英里(160公里),终于熬到到距离赛前三周的减量期了。他还去运动生理系去做了功能测验, 体脂肪在5.3%, 肺活量, 最大供氧体积都是接近专业运动员水平。 出发前,同学为张先生开了一个欢送会,自行车车行帮助他把车拆好打包,并提供了一些工具。之后,张先生就这样只身前往为之准备长达三个月之久的赛场——夏威夷,等待他的是耳目一新的赛事感受!

五、初抵KONA与震撼体验

  抵达夏威夷KONA后,张钒先生就住在上图的大会旅店中,并迫不及待地把国旗挂在窗前,潜台词是中国人正式挑战KONA了。张先生回忆说,赛前的一段时间里(一周),因为业余选手和职业选手在一起,所以感觉特别不一样。特别是因为自己唯一的一个中国选手,而且还是世锦赛,就暗下决心绝对不能太丢脸了,这个比赛一定要拿下来。记得有一天,张先生跑到旅店的会议室,正好看到日本队150多人,都戴着汉字”必胜”的太阳旗头标,在那里集体喊口号,看着特别的震撼。旁边的房间就是德国队选手,有202人。这次比赛里,美国队人数最多。因为只有一个中国人参赛,没有团体性仪式,张先生就拿着国旗四处走走,先后见到两个台湾人,三个新加坡人,还有一个马来西亚人,总之,极少有华人面孔,而其他参赛运动员对张先生的参与也都觉得很吃惊,感觉还不知道中国有练大铁的?后来,有个在当地开自行车行的华人经销商来到大会旅店附近,看到张先生拿着国旗,特意找到他,说从来没看过有中国人参加这个比赛,以前偶尔有一两个台湾人来过,这次看到大陆的选手非常激动,请张先生吃了饭,并热情地向他介绍当地的气候、风土人情,骑行路线等,更有趣的是, 张先生在逛当地集市的时候, 一位卖夏威夷软糖的华裔,说她看到有唯一中国人参赛的报道, 执意塞给我几包糖果,这段“孤独”的赛前经历让张先生既震撼和温暖,值得留恋。

六、针对性补短板与顺利完成游泳

  经过上文那位车行华人老板的介绍,张先生本来就跃跃欲试的心情更加激动起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天天盼望着开赛。这期间,他着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特别是针对自己的弱项——游泳展开了针对性训练。他特意在周围海里游了几次泳,主要是想适应一下当地水域的温度和潮汐情况,直到自己觉得心理比较踏实。按照张先生自己的计划,准备全程12小时到15小时之间完成,其中3.8公里游泳,计划要超过1小时30分。等到比赛当天,张先生身体状况非常好,发令跑响后十分镇定,看着清澈的海里的众多热带鱼, 用时1个小时20分钟就完成了游泳赛段,以1000名左右的成绩起水,当时是没有胶衣的年代他穿着普通的三角游泳裤,如果要穿上胶衣的话,估计提高到1小时5分至10分左右,应该是没问题的。

七、酷热、大风与骑跑两项

  游泳赛段完成后进入180公里自行车和42.195公里跑步赛段,据张先生回忆当年比赛时气温非常高,大概是94℉相当于34℃,地表温度应该会更高,此外,骑车时候侧风也非常大,最后获得第五名的一名德国人Jurgen Zack跟记者讲在这场比赛中他也不得不以15公里的时速艰难前行,还有一些职业选手甚至被强大的侧风吹倒在地。连夏威夷铁人传奇人物,两次夏威夷铁人冠军Scott Tinley也中途退出比赛。由于恶劣的自然环境,很多选手包括相当多的职业选手都选择退赛,但是张先生依然坚持着。终于,他以7小时14分的成绩完成了自行车赛段的比赛,给张先生印象最深的是, 他在骑车回KONA的路上, 看到前面直升飞机在盘旋,一会儿他看到最后的冠军Mark Allen马克•艾伦正追上一直领先的德国名将托马斯•海尔里格尔! 在骑行赛段张先生保持了原有的排名,仍以1000名左右的成绩进入跑步赛段。

  跑步,一直是张先生的最强项,进入跑步赛段后他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反超,一路上不断调整着自己的配速,以至于后半程跑步比前半程还要快,等到他以3小时30分的成绩完赛时,惊喜地发现这是全场排名前200名的成绩,相应地也把张先生的整体排名从1000名出头一下子拉上到776名,至今仍是所有国人征战KONA历史上最靠前的耀眼的名次。张先生也因此创造了历史。

八、You are IRONMAN与名人效应

  据张先生回忆,当他跑到最后一英里时,有一个下坡紧接着就看到了终点拱门,当时,他想到自己通过那么刻苦的训练能把这个比赛拿下来,也算是中国人第一次在KONA舞台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就非常激动,几乎要留下眼泪,于是就跑到拱门前,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劲,跳起来去摸门的横梁,伴随着主持人“Fan Zhang,You are an IRONMAN”的声音,留下了上面那张精彩的照片。


完赛T恤和奖牌


当地华人媒体对张先生报道

  不曾想,这次KONA之旅让张钒先生成为了小小的名人,回到后学校的报纸、包括底特律的报纸都对他的这一壮举进行了报道,密西根大学校长当时也接见过他,最后的毕业典礼上,校长也提到了张先生,说“We have one IRONMAN the Ph.D,graduating this year.”(我们有一名IRONMAN博士在今年毕业),张先生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感到,能在人生最紧张繁忙的时候,在做博士毕业论文最艰苦的时候,在能够取得波马资格的同时,又代表中国人参加了KONA世锦赛,是让他引以为荣的事情。除了这些,张先生感觉自己完成IRONMAN后,最大的改变还来自周围人,不仅是同学,包括老师都觉得他非常有铁的体魄和强大的心理承受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拦得住他。回忆起这段经历,张先生说IRONMAN是对自己的意志品质的一种磨练和再发现: 就是自己觉得任何事都还能做得更好一些,总能把自己的标准再提高一点,如果把这种哲理, 心态用在工作上,用在生活上,自己也是受益无穷。再往后,当张先生毕业找工作时,简历上写着自己是第一个中国铁人,参加过KONA世锦赛,有的公司面试时,都不去和他谈工作,而是直接说“I know you are an IRONMAN”(我知道你是一名IRONMAN),让张先生感到了一种特殊的尊重,言外之意就是公司愿意把这种事情交给他这样的人,公司觉得也会很放心。IRONMAN带给张先生的对自己的新发现不仅仅如此,还有更加惊人的变化即将呈现在张先生未来的人生道路上。

九、完赛的KONA与未完的铁三


张先生IRONMAN赛事奖牌

  KONA完赛回到美国本土后,世界铁人公司(WTC)似乎对张钒先生在夏威夷的表现很满意,又发出了96年的比赛邀请,不巧正好和张钒先生的婚期冲突, 用他的话是只好忍痛割舍了。以后张先生忙于工作和家庭,直到2007年, 张先生又开始投入训练, 并从2008-2010年连续三年参加了在纽约普莱西德湖的大铁IRONMAN, 距离1995年KONA世界锦标赛15年以后,仍取得了12小时30分的成绩。此外,张先生还参加过6次70.3距离的比赛。


中铁协的邀请函

  除了上述的IRONMAN系列赛事,张先生在1998年还回国参加过一次国家队的训练比赛。那是在1998年,当时的中国铁人三项协会的梁山水秘书长得知张先生参加KONA的壮举,就向他发出了邀请,和国家队一起在安徽备战奥运会亚洲杯,来到舒城参加了亚洲杯标铁比赛,成绩也进了年龄组前十。和国内顶级职业选手训练备赛的经历也给张先生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张先生就一直在美国,目前,他已经是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父亲了。

十、同在铁三之路上的父与女

  受张先生影响,他的两个女儿从9岁开始就参加铁人比赛,经过刻苦训练,两个女儿现在已经连续5年进军美国全国精英组锦标赛(奥运标准距离),去年还代表美国青年队参加了在芝加哥举办的世界锦标赛,目前在圣地亚哥接受美国国家队教练的训练指导。


张先生女儿参加比赛

  谈到女儿进入铁三领域,张先生感到,两个女儿从小参加游泳训练,就很自然地转型到铁三领域,自己并没有做硬性要求。同时,令张先生欣慰的是,两个女儿不仅铁三水平出众,学习能力也不输老爸:大女儿已进入加州加大伯克利读书并代表校铁人三项队比赛, 二女儿也要开始申请学校,一些大学赛艇队和铁三队都在向她招手。 值得一提的是,二女儿Leslie,因为妈妈的台湾人身份, 她曾被中华台北队邀请代表台湾参加亚青杯铁人三项比赛,可是年龄不到而未能成行。她还在高中办了个铁人三项俱乐部,并得到了美国铁人三项协会的资助。

十一、国内铁三的今天与明天


张先生当年的KONA证书

  张先生认为,目前国内铁三发展势头非常好,涌现出大量向党琦这样的高水平运动员和很多铁三俱乐部。主要是,现在国内经济实力上去了,想当年要花上1-2万出国参加比赛是几乎不可能的,尤其是万达并购WTC后,铁三在国内高速发展的势头会更加明显。以前,中国缺乏铁三氛围,主要是大家不了解这个项目,知道了以后就马上会喜欢。张先生说,这个和跑马拉松不一样,马拉松相对枯燥,而且容易受伤,但是铁三通过游泳、骑车、跑步等交叉训练就能够避免伤痛。据美国的铁人三项协会统计,1999年时候会员为区区几千人,到了2015年则是16万,特别是在30岁以下这个年龄区间呈现爆炸式增长。张先生说,国内肯定有这种很大人群基数,关键就是要让年轻人知道这个项目,并鼓励他们去尝试,然后他们肯定就会上瘾的。当提到回国再次参加IRONMAN赛事时,张先生愉快地表示一定要赶上这次IRONMAN重归中国的契机,今年先参加IRONMAN70.3合肥站的比赛,如果明年有226公里距离的全程IRONMAN,他也很乐意再次回家乡参赛。

十二、张先生寄语

  为了这次IRONMAN官方公众号的独家采访,张先生特地录制了一段视频,把一位老铁人对中国铁人的寄语娓娓道来。这次长达3篇的连载,也在张先生这段视频中结束吧。


上一篇:曹俊宇 
下一篇:孙世怡
顶级赛事合作伙伴
官方合作伙伴
官方供应商
官方媒体合作伙伴
沪ICP备16027905号-1
CHINARUN玩比赛 提供技术支持